分卷阅读133(1/2)

最听邵北川的话,每次被抓包都跟个小孩儿似的。

邵北川好气又好笑,却又无奈,转过和程樾念叨此事,还问:“我是不是错了,要是没有演唱会的事牵,他还不至于这么折腾。”

程樾说:“范看上去是你们之中脾气最好的一个,事都是他左右周旋,可事实上,他也是认死理的,认准的事谁也劝不动。”

这一邵北川也很清楚,若非如此,范的鼓技也练不火候,除了才华和还需要惊人的毅力。

此后几天,邵北川的神都是绷着的,也总是

他心里隐隐觉得这是不好的预,嘴上却不敢说,生怕应验了。

程樾见他休息不好,直打架,晚上还时常梦,明知他这是心病,却不知从何宽

直到两天后,邵北川一大早去了练习室,打算先把屋收拾来。

谁知刚推开门,就见到鼓架那里坐了个人。

那人歪靠着椅背,像是在睡觉。

不用问,正是范

因为范的状况特殊,邵北川便找人定了一把度适合的椅,取代原来的鼓凳。

邵北川脚一顿,无声的叹了气,边走边问:“你来多久了?”

没有应。

邵北川走到跟前,捡起掉在地上的乐谱,睛一扫,又看到旁边的鼓槌。

再抬往上看,范的手垂在侧。

邵北川心里一咯噔,当里什么都没了,他意识去碰范的手,是凉的。

再看范的脸,已经没了血,双目闭着,看上去就想睡着了一样。

不会儿,萧晓峰和宋雨菲来了,她们的说话声来到门前,又相继顿住。

只见邵北川跪坐在地上发呆,仿佛一座雕像,而范就歪在椅上。

“川哥,你们……”

只是话还没说完,萧晓峰就意识捂住嘴,顿在原地。

宋雨菲也是一愣,随即走上前,小心翼翼的看向范,轻声叫:“川哥?”

邵北川这才一震,醒了。

他说:“,走了。”

*

谁都没有料到范会走的这么突然。

据医生说,范离开是因为心脏骤停,没有经历痛苦。

萧晓峰却是自责,只因范是一个人离开的,边没有人。

直到后来萧晓峰在范的手机里发现了一段视频,证实范是早上六就溜了录音室,还在里面打了一段完整的鼓。

也不知是不是回光返照,那段鼓几乎是超平发挥。

还对着镜笑着说:“吧!哎,要是演那天能有这个准就好了。”

只是兴了没一会儿,范就吐了血。

他把嘴上的血掉,又咳嗽了几声,坐回来,盯着架在面前的手机,怔怔了会儿神。

半晌,范抬起,说:“雨菲,前段时间我和超儿通了个电话,他还有惦记儿,不过他知你不希望他们见面,我也不知该怎么说,就是父连心吧,就当是为了孩。”

“晓峰,我……”

支吾了片刻,词穷了:“不知说啥,反正你懂。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