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5(1/3)

程晖又一次见到爹,一直纠缠着让他多讲些在中东和非洲的趣事。

褚昭陪了程晖一整天,又去见了纪淳和许游, 随即到墓地祭拜一年前因肾衰竭而去世的褚诚。

临走之前,褚昭将自己上的担, 彻底卸了来, 完成和褚家公司的所有接。

谁知褚昭离开没多久, 程樾就接到来自南非的噩耗。

听闻褚昭落不明,凶多吉少。

等到那边□□平息,一切归于平静, 褚家人却迟迟没有派人过去。

想来也是,自从褚诚去世,家里权力旁落,他们不得不扶植二叔的儿上位,褚昭虽然因此解脱了枷锁,在外浪几年很是写意,却早就被褚家人排除在外。

于是程樾得知消息后,便辗转托付南非的关系,其中贺言还帮了不少的忙。

直到那边的人说, 不仅找到了“褚昭”的落,还找到一些他生前的品。

褚昭的尸骨就葬在那边的华人墓园, 那里都是曾经为那片土地过贡献的国人。

而在那些遗中,有一页纸是褚昭亲手所写, 大意是说, 这里动不安,却能让他的心获得自由,历城虽然平安无事, 却让他度日如年,仿佛生活在牢笼中。

如果有一天他在这边遭遇不测,请将他留在这里,无论是土还是洒向大海,他都将成为大自然的一分。

到此,程樾不再执着,只是让对方将褚昭生前留最后影像带回来。

半个月后,程樾拿到了那个单反相机,是她送给褚昭的。

相机很久了,上面不止有破损的痕迹,镜也曾被一枪击穿,不可修复。

唯有机上那个字母“C”仍是令人记忆犹新。

程樾将相机给许游,许游把里面的照片洗来。

三个月后就在历城,纪淳和许游为褚昭举办了一次缅怀摄影展。

除了褚昭曾在历城留的作品,展览最震撼人心的分就属南非那分。

前半段的南非,地域广袤,民风淳朴,有很多笑脸,尽战争随时到来,没有人知自己的明天在哪里,但越是如此,他们越珍惜的快乐。

到了后半段,当地发生了□□,且持续多日,人们无力反抗,只能睁睁看着家园逐渐被破坏,直到消亡。

照片清楚的记录了那座城市从欣欣向荣走向衰落的变化,前后不过一个月。

最后一张,照片中间有一十分扎的光圈,像是曝光过度,光圈周围有火星在飞溅,而在旁边隐约可以见到一个当地的武装军的影。

那正是武装军开抢的瞬间,被这个饱受战争创伤的相机记录来。

因为这些照片展示来的真实太过震撼,很快就在历城掀起议,而后它们被上传到网上,随即就有其他城市以及海外的邀请,希望能巡回展览。

&nb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