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脆弱(1/1)

ivan闭了闭睛,暂时将这些绪整理起来,扫到一旁。距离上课没多久了,他最好先理好手的事,再去思考eric和安瓷的关联。托andre的福,他跟eric的关系甚至比跟andre和ilya的要好上一些,但也没有达到朋友的标准,如果eric的确在试探安瓷,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安瓷将薄毯掀开,赤着走到活动室自带的洗手间里接清洗自己。ivan缀了上来,他的步伐很轻,安瓷一开始都没注意到他也跟着自己,抬望向镜的时候才发现他站在自己旁。洗手间里的灯光十分亮堂,在这样的,她多少还是因为袒而生了一些赧然,顺手抓起旁边的一包巾扔到ivan上:“什么?” “帮你。”ivan凌空接住那包巾,从里面一张,像是术师挥动他的手帕那样甩了甩,旋即靠近安瓷,将她抱到大理石的洗手台上。ivan已经穿整齐,衬衫上的金属制品因为方才被空调风着,透冷意,激得安瓷不自禁地一颤。她没来得及拒绝,就到ivan将巾垫在自己的指尖,旋即动作轻柔地抚上她的肌肤。 安瓷有些不自在地挪动了一。ivan的手劲并不大,但正是这柔缓,比起此前的缠来说,更让人心猿意,而偏偏他的神态又十分平静,真就像是单纯地给她,没有丝毫狎昵或者猥亵的意味。当他的手落在安瓷脸颊上时,他微微一顿:“这里有。” “小时候留的伤而已。”安瓷背朝镜里看了一,“一直在那儿,我都习惯了。” “我还以为是andre或者kris给你留的。” “andre对我没这么暴力啦。至于kris,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安瓷轻轻哼了一。经过半天的调整,她现在已经没有早上时那样多愁善,也不惮于提起andre的姓名,ivan一个很淡的微笑,低蹭了蹭她的脸颊:“嗯。他可能明天会回来,你有没有想好怎么面对他?” 他话音刚落,安瓷的绪立时一沉,她无意识地抓的大理石台,低声:“……没。不过这毕竟是在学校里,他应该也不会对我,呃,动手什么的吧……” “他是被冰雪掩盖起来的火山。”ivan意有所指地说,“你不要抱太大期望,他不是kris那纸糊的野兽。” 安瓷。饶是如此,她的心还是低落了去,她抬起手抱住ivan,后者轻轻抚摸她丝缎般的乌黑发:“不过没关系,明天开始,我会一直在你边的。” “你好像打不过他吧?”安瓷调侃,“那你最好待在我后面,让我保护你。” ivan哑然失笑。与此同时,安瓷锐地觉到自己的腰间多了某茸茸的东西。她惊讶地垂看去,看见了一乌黑的尾。 除却一周前的初遇,这还是安瓷一次在意识清醒的状态目睹了ivan的尾。大概因为他是以人形状态现形,前的狼尾并没有之前看到的那样壮有力,倒像是质量极好的绒,若有若无的缠在安瓷的腰间,她伸手去,新奇地抚了一。它像是活过来一般,在安瓷手上挣动,但立刻又变得平静,任由她玩。安瓷诧异地望向ivan:“你怎么突然来?” “昨天晚上,你似乎很想摸它。”ivan的脸颊稍微有些泛红,“不过被andre打断了。” 他复又朝她低去,让安瓷能够清楚地看见他的后颈。ivan的肤苍白得像纸,在,他青的血与淡红的组织纤毫毕,随后,他抓住安瓷的手,让她将指尖搭在自己的脖颈上,低声:“只要你有信心和能力,如果你想当那个站在前面的人,我并不会有任何反对。我跟andre不一样,他或许想占有你,但我——我属于你。” 作话: 妹的purify必须要在对方化状态才能完全起效,ivan这里故意先形也代表着他完全把自己的生杀给她~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