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作茧自缚(双更合一)(2/2)

直到两人的影都完全消失,教室门才被霍然打开。alv神晴不定地现在门,他的表介于纠结和恼怒之间,仿佛有两思维正在他的脑中疯狂争吵。

栏杆外园中的草木与树忽然间开始暴。数不尽数的枝杈与藤蔓,在alv这句话后陡然野蛮横生,苍翠的绿茵仿佛伞盖那样,在一霎那遮蔽了斜照的光。然而这郁郁葱葱的景象也只持续了不到二十秒,接着,它们开始急速枯萎,好似在这短短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已经走完了二十年的寿命,青翠虬结的枝桠瞬间焦枯委谢,由方才的葱茏变成了一片枯黄。alv手忙脚地跑过去,半跪在地上,指尖发抖地捧起枯萎的枝叶:“奥丁在上,我了什么……”

“只要一切如旧。”alv猛地缩回手,轻着说,他的前再次浮现那封预言中她仿佛死去的画面,到锥心的刺痛缠绕上他的魂魄。若不是那个预言,他说不定真的会被艾尔汶劝服去接安瓷。但现在,他不敢。

alv用力地弯腰,不顾自己的双手被泥土脏,用力地挖开坑,好将那些枯萎的叶片全土中。艾尔汶冷看着他,直到alv从地上站起,并朝那个土坑伸手:“为我释开枷锁。”

“我在乎安瓷是因为她现在了预言里。”alv扶住额,语气痛苦地说,“不是因为别的,我对她没有非分之想,我……”

“他刚刚可是在故意挑衅你,alv。”艾尔汶在他脑海中毫不留地冷嘲讽,“然后你就这么睁睁地看着他和你在乎的女孩在你面前用狂甩对方的嘴?你别说什么反应,你哪怕装不在乎的样玩玩手机都好,结果你听得比谁都认真,我还以为你以后打算去当导演,拍些类似人与异族的三校园言小说,正在收集素材哪。”

一个会中文的人才能听懂的笑话(bhi)请搜索鬣豺的中文诨名x

“只要像之前那样远离她,不要跟她再产生任何联系,命运就永远不会来到。让她尽跟她的人在一起吧,而我会保护她的。”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

“海拉被你的盛怒惊醒,睡意未消地打开她卧室的大门。”艾尔汶用咏叹调的语气轻叹,“alv,尽我们被生命树赐福,却也只能成生命,无法逆转死亡。‘未来在过去已然注定’,从你会为了安瓷发怒的那一瞬间,命运就已经为你布好舞台。接受它。”

“够了!”

艾尔汶讥笑:“alv,我们从五岁起就待在一块儿,我比你自己都更了解你的望。你敢对着斯嘉丽、对着生命树和伊登女神发誓,你对她没有——”

艾尔汶松懈了他对“力”的掌控,好让力量涌向alv本人的指尖。能够使得万齐放的奇妙力量如波浪般在alv手中涌动,他闭上,听到在土里颤栗,芽刺破束缚,土与碎石,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条与生,一朵朵苞在延展的枝脉上熟成,哔哔啵啵地开放。最后,alv收回手,睁开双,凝视着前恢复原状的园。

到自己的脸颊一片绯红:“我、我要先走了!”

她像是生怕ivan会再拉住她,也不回地跑过走廊,冲着场跑去。ivan瞥了一旁边闭的教室门,角浮现一个冷笑,朝着四楼离开了。

  •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