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1/2)

赵华文已经三天没被了,他隐藏在茂密的小秘密得他本无法认真工作。

只好请假在家,把所有手能及的东西都无底一样的烂里。

“好,唔,大撑死了…”

赵华文坐在矿泉桶上,硕的疯狂摇摆。

硕的颈在他剧烈的动作里时隐时现,每次都能拖拽,又被猛得去。

“啊啊啊啊啊,了,好大的…”

滴落在赵华文硕的上,他着自己短小的反复搓。

不行了…要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拍打塑料的啪啪声盖过了细碎的开锁声,沉浸在快中的猪并没有注意到家里的大门已经被推开。

“大…嘿嘿…大老公来…”

赵华文抬起,狠狠一坐了去。

女人拳的瓶就这样径直冲到了最脆弱的里。

“嗬嗬…”

赵华文被这一得浑搐,小团又臭又黄的脓

撑在桶两侧的手也没了力气,就往地上倒去。

中的狠狠抓住的桶也连带着倒去,大的矿泉就这样,往赵华文的里崩涌而去。

“啊啊啊啊啊,老公别了,装不了…”

20升装的桶哪里听得懂人话,继续一刻不停地往他肚

“装不了,真的装不了,呜呜。”

赵华文涕泗横,肚上层层叠叠的褶都被得缓缓撑开,他只能艰难地带动两百斤的躯蠕动,想要摆脱桶。

“真他妈的。”看了半天av现场的路仁义了声。

“谁…谁在说话…老公你回来了吗?我就知你不会不要猪宝宝的,呜呜。”

失而复得的幸福压过了的不适,赵华文兴奋地偏过,一双趾甲枯黄翘起的臭脚就踩上了他的脸。

“老公…呜呜…老公快帮帮猪宝宝…猪宝宝肚要破了。”

赵华文拐着努力去探男人的臭脚,厚的尖划过燥的脚板底。

“要破了是吧?”路仁义把脚踹了赵华文的嘴里,上就裹住脚趾开始打圈

“嘶…”

路仁义这半辈,就守着个亲娘留的老破小,着张大于自个儿年龄几倍的皱脸,四十好几还没摸过女人的手,谁知第一次就碰上个这么的。

“他妈的这么浪,那么多年住隔,不来找爷爷你?”

路仁义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真的亏,隔就住了个货,他还成天跑公共厕所偷听女人撒

“唔唔…”

赵华文已经发现这不是自己的亲亲老公,赶忙把嘴里的脚往外吐。

了,还想吐来?住了!今天你就是母猪,爷爷都要了再说!”

路仁义受着赵华文的推拒,狠踹了两脚不听话的贱嘴。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页